石化劳工拉开劳权“怒吼”我们要一口饭吃“冬战”在高雄

2020/12/18

【大成报记者张淑慧/高雄报导】石化产业一埸寒冬的战争,大社降编劳工自救会誓言:我们没有退缩的理由。
14日高雄市石化业劳工成立“大社降编劳工自救会”,我们向高雄市政府喊话,我们只是要工作,要一口饭吃而已。呼吁政府如果依土地区分使用的规定,石化厂是无法在乙工的土地上存活,公司关厂了,做工的人怎么办?
但,高雄市政府回应我们的诉求,还在睁眼说瞎话,都发局在14日的回应中强调,未来变更为乙工后,在不增建、改建、增加设备的前提下,依法可继续原来使用或转型作乙种工业区使用,并不会有立即关厂的问题。
大社工业区降编等同关厂,原因是工厂在降编后,很多环保许可证依法就是不能换证。且都市计划法高雄市施行细则第19条第三项规定,因灾害毁损之建筑物,不得以原用途申请重建。换言之,将来大社降编之后,辖区的工厂遇到地震、风灾等,被毁损的设备是无法按原用途重建。请问巿政府,这不叫关厂什么叫关厂?
高雄市政府执意对大社工业区降编,决策重心已经向环保团体倾斜了,完全不顾劳工的工作权,我们最寒冷的冬天如狂风暴雨来袭,此时此刻我们再不起身而战,就只能等待被关厂、失业,国家流失经济,这将是一场劳工与国家的灾难。
70年代未,台湾的环保意识兴起,石化业面临的冲击巨大,历经多次抗争、围厂、赔偿等,30年来石化投资在环境的改善工程,已经千亿元,我们已经不是污染的产业,环团拼命把石化贴上“污染”的标签,我们不同意更无法接受。
以前,石化业的劳工不讲话,不与环团针锋相对,是忧心社会因此产生意识的对立,但我们的“佛心被当狗屎”。
回顾国光石化投资,我们不讲话,结果国光石化胎死腹中,中油五轻被迫退场,我们也不力争,结果中油五轻被当废铁卖。石化高值化的台耀、晔晹案最后都是因为我们沉默不语,全部胎死腹中。这些“石化血惨案”还记忆犹新,现在面临大社降编之危,寒冷的海啸来袭,我们还要佛心坐以待毙吗?
做工的朋友,今年石化业冬天很冷,且爹不疼娘不爱,不管冬天有多冷,我们会自救,今天要起身去争生存权,明天才不会失去工作权 ,这一次我们绝对不会恐惧、也不会怕,为劳权的冬天之战而战。12月26日我们会为“劳权冬战”拉开序幕,如果无法获得市府的合理回应,我们会用鲜血染红这场“劳工冬战”,明年的“春争、夏抗、秋斗、冬战”我们还会再回到高雄街上。

上一篇:LEAD8和GOETTSCH PARTNERS宣布开始建设长春华润中心
下一篇:牛宝体育app手机版:《传产》不动产投资 85%投资人不退场 - 财经 - 时报信息